第七十九章 意外地泄露

小说:古武之心作者:迷茫De困兽更新时间:2019-05-21 09:45字数:214915

  秦天耸耸肩,纯粹自己没事找事,算龙御运气好,各种因素导致自己鬼使神差走到那地方救了他。

  “等比赛完了,你去找爱新觉罗大人吧,我就不管你了。”秦天扔下龙御就进了浴室,自己也要好好洗洗,那臭味附在身上还真难受。

  至于龙御,秦天倒不担心了,无论是基因人和改造人,不得不说生命力是相当强悍,只要从死亡线拉回来,就没问题了,那恐怖的伤势就交让他自己去处理好了,硕大个武盟不会没有精通医术的高手,就算恢复原本的面貌也不稀奇。

  龙御也并不客气,就跟在自己的屋里一样,只是眼睛虽然盯着前面的悬浮电视,但目光却十分游离,若仔细观察,在其额头处则有一道闪电似的印记若隐若现。

  “叮叮叮!”一阵门铃声忽然响起。

  “你帮我开下门。”浴室里的秦天喊了一句,龙御撇撇嘴,看在救自己一命的份儿上就不计较了,什么时候有人敢吩咐本少爷做事了。

  龙御掏出一个随身携带的人皮面具,这东西可是每个武盟成员必备,做任务、保命什么都用得着,这次也是太大意,不然也不会让弑武盟如此轻易地发觉自己的行踪。

  “你是谁?”温雨馨瞅了瞅门号,没错,是秦天的房间,怎么会有一个陌生人?

  龙御也是一惊,没想到来火星这么快就能见到如此等级的美女,看来秦天的艳福不浅。

  “美女,秦天在洗澡呢,要不我们俩先喝一杯?”不得不说龙御本身也是骚包一个,一般选择这张人皮面具都会和本人的相貌及气质大相近庭,以至于最大限度保护自己,可龙御却偏偏还多选了一张和自己风格差不多的人皮面具,仍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我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龙御这套显然对温雨馨没有任何作用,以温雨馨的家世,大大小小的帅哥不知看过多少了,再加上身边就有秦天这么一位近乎完美的外表,早已习惯了。

  “本人龙御,至于为什么在这里,一时难以说清楚,还是等秦天出来再说吧。”龙御还从未遇到对自己一点儿都不伤心的女人,好特别的感觉,有种心动的感觉。

  “雨馨,比赛这么快就完了吗?”秦天只是把浴巾一围就出来了,刚才龙御在门口的话,秦天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这家伙真是头疼。

  秦天的这副模样让另外两人都是吃了一惊,只是感觉大为不同。

  温雨馨是既羞涩又心疼,从未见过秦天近乎赤裸的模样,心跳骤然加快,但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痕又是触目惊心。

  而龙御则是心神一凛,从秦天这无法数清的众多伤疤来看,此人肯定有过非常不一样的经历,不然怎么会是这种情况,对秦天的实力暗暗又抬高几分。

  秦天看着两人的表情,嘿嘿一笑,这样穿出来自然是故意的,一来和雨馨的关系虽然从未更进一步,更没有说出口,但似乎大家都已默认了,所以秦天也不会太顾忌,二来自然是给龙御下马威,这身伤痕可是曾经八年的地狱历练和两年的艰苦修炼换来的,想打我女人主意,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没有,是我先出来了。”温雨馨回过神来摇摇头,今天的对手在缺少秦天和天冥的情况下还真是艰难,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恩斯学院已经上场十个,对面也才四个,虽说小猪和无痕还未上场,但对面最强的两个也没出现,形势不容乐观,可温雨馨的心思并不在这里,秦天一个人会不会太无聊?

  撒切尔一眼就看出温雨馨的心不在焉,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再聪明绝顶的女人陷入恋爱中的时候,也和普通人差不多,干脆就主动让温雨馨离开,这场有些艰难,但她对小猪和无痕还是很有信心的。

  秦天对今天的比赛,心里也有些估计,对温雨馨说出来的战况没有太感吃惊,看见龙御换了副模样,撇了撇嘴。

  “他是谁?”温雨馨望向秦天。

  “一个被我救了的可怜人。”秦天可不会给龙御丝毫面子,这救下的貌似是个麻烦人物,开始试探自己,然后又想打雨馨主意,或许让他死在那儿更好。

  龙御哼了一声,也未反驳,就算再心高气傲,但被秦天救了是事实,这也是龙御经常惹是生非,但依然在武盟得到大多数人认可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什么,龙御从不去辩解,从这一点看,是一个领袖应该具有的素质。

  温雨馨有些疑惑地瞅了龙御一眼,一副世家子弟的模样,可怜人?

  秦天看到雨馨眼里的不解,微微地摇了摇头,以后再说,这里就别揭别人伤疤了,自己可不想欺负一个残疾人。

  又是一阵门铃响起。

  秦天有些纳闷儿了,这个时间段又会是谁?

  “天冥?”秦天打开房门有些惊讶,刚才敲了半天都没有人,现在却又出现了。

  “找不到事儿做,就过来坐坐。”天冥笑道。

  “也好,我也没什么事儿做。”秦天侧身让天冥进屋,待天冥背对着自己的时候,秦天的嘴角有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天冥进屋一愣,发现了温雨馨和龙御的存在,没想到居然还有人。

  “这是天冥,这是龙御。”秦天分别指了指两人,算是做了个介绍,龙御和天冥两人均是微微点了点头,就各自坐一边,秦天和温雨馨两人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这场面还真有些尴尬,一个性格冷峻,一个心高气傲。

  天冥?龙御表面上在自顾自喝着饮料,但对这出现的人却非常留心,一种说不出的讨厌,那是对气息的感觉,就像对弑武盟一样,难道这小子是弑武盟的人?但弑武盟的人又怎会和秦天在一起?

  而天冥则在脑海里努力搜寻着龙御这个名字,依稀记得曾听过,龙御…龙御…忽然心神一震,必杀黑名单上有这名字,又朝龙御看了一眼,但相貌和那名单上的照片对不上。

  两人各怀心事。

  “我们现在干什么?”这局面还真有些尴尬,秦天看向雨馨。

  “随意。”这种情况最好就是不要干涉,温雨馨拉着秦天坐在另一张沙发里,拿起悬浮电视的遥控器就自个儿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也不管龙御和天冥是啥情况。

  秦天苦笑了一下,摸摸鼻子,这天冥说过来坐坐,还真就坐坐,话也不说,龙御呢,貌似也不是一个话多的家伙,这两家伙在自己房间里呆着,还真是影响本该美好的二人世界。

  一人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一人时而盯着电视时而

  “秦天,我先回房间了。”天冥才呆了不到五分钟,就起身告辞。

  “好。”秦天也未问原因。

  龙御若有所思地盯着天冥离开的背影,这事儿有些意思,待回到武盟,叫人着手调查一番。

  “秦天,这个人有些问题。”龙御想了想,虽然没有完全确定,但那感觉是不会错的,这可是和弑武盟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总结出来的感觉,那股味道让龙御很敏感,秦天好歹救了自己一命,也得想办法还,自己可不愿意拖欠任何一个人的人情。

  “哦?为什么有问题?”秦天不禁有些意外,难道这龙御在如此短的时间就发现了什么吗?

  “那个天冥和弑武盟应该有关系。”可龙御的话让秦天是大吃一惊,天冥有问题是肯定的,那个冷如冰山的人,今天可是头一次对秦天笑脸相向,而且没有任何缘由,事出反常必有妖,况且那淡淡的杀气可逃不过秦天的察觉,在死亡环境中的历练造就了秦天对杀机非常敏锐的感觉。

  但秦天也只是怀疑天冥有是因为另有目的,但要把此人与弑武盟联系起来,还真没想到,若龙御的话属实,这里面可就大有玄机了。

  “达格拉盟主,属下有一事向您禀报。”天冥在回到房间后,立即联系上了才离去不久的达格拉。

  “不是说了目前阶段只能单向联系吗?如果出了任何岔子,你知道后果。”另一边的达格拉有些恼怒,天冥的行为极有可能会暴露他的身份。

  “秦天的房间里有一个疑似武盟龙御的年轻男子。”天冥一身冷汗,赶紧解释道,若是达格拉怪罪下来,家族肯定会抛弃自己。

  “哦?确有此事?”达格拉的声音猛然一顿。

  于是天冥将在秦天房间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一遍,而另一头的达格拉语气也逐渐缓和下来。

  “很好,我会派人过去,在这之前,你先盯着,一旦有情况,立即给我汇报,若真是武盟龙御,这消息可是大功一件。”达格拉从天冥的叙述中隐约感觉到那人或许就是前几天从弑武盟阻击中逃离出去的达格拉,必须要在迅速查实此人身份,若真是此人,那就要在此人见到爱新觉罗前擒获。

  “这是属下该做,到时还请达格拉盟主多关照。”天冥恭敬道。

  而此时,秦天和龙御两人尚未察觉到仅仅是一次简单的介绍,就让弑武盟再次捕获了龙御的行踪,从而在见到爱新觉罗大人之前,又是颇费了一番周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