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正常的紧张

小说:万古帝皇作者:点墨江山更新时间:2019-05-21 09:13字数:757157

弈倾天猜透魔族计策,事先布局,设下那道诡异法阵,借助鬼夜叉之力逼退她,让她无功而返。

对方一连串的行为,着实让她有些赞叹。

可惜,这样一个才崭露头角的少年,现在,却是陷入生死不知的境地,着实让人可叹啊!

慕白心中惋惜。草菅胜谷却是没有多大感想,只是嗤笑一声:“一个*凡胎的家伙,就想解无常形之毒,真是活该找死!”

“他要是不死,日后,就该是你死了。”慕白白了草菅胜谷一眼,语气不爽地说道。

她最看不惯地,就是草菅胜谷的这幅姿态。草菅人命,是多么应该、多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若是没听错的话,你应该说过,这个少年的修为,才只有真罡巅峰而已。这样的他,想杀我?小白,你傻了吧!”

草菅胜谷眼中不屑之意,一闪而逝。就算对方是衍武双修的天才,他,一剑不出,就能斩了对方!

叶无名都是敌不过他,叶无名的徒弟,就能胜得了他?

开玩笑吧!

“现在的他,当然杀不了你,但是,未来却是不确定了······”

若是你执意得到青玄,执意得到草木经,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你真会死在这个少年手中······

慕白眼中,闪过一丝担忧之色。

鬼罗刹,能够孤注一掷,将整个罗刹鬼宫,都是压在弈倾天身上。

那位魔佛大人,能够舍弃魔族这个助力,转而相信弈倾天能够救出他脱困。

这样的人,能简单吗?

“听你将他说得这么厉害,我倒是很想见他一面了······”

草菅胜谷悠悠一叹,洒脱一笑:“草菅人命,本来就是率意任性之举。”

“若是有一日,有一人,他要杀我,他能杀我······我,有何惧哉?”

话音落地,林木泛起青翠的波涛,摇晃着草菅胜谷,渐渐陷入梦乡······

慕白看着草菅胜谷安静闭目的面容,却是微微叹息一声。

无奈,尽显!

身如浮萍,又何必扎根。

这样的你,为了那个荒唐的目标,一直,一步一步走着······真得快意吗?

真得值得吗?

······

推波助澜,总是要比无风起浪,要来得容易多。

弈倾天为神无情解毒,最终,解毒失败,两人陷入生死不知的境地。这样的一个消息,被人有意无意地流传了出去。

在有心无心地传播之下,几日之间,便是传遍了四大宗门整片地界。更是有着,隐隐间,向着外围扩散的趋势。

谎言成了真相,从来,不是因为谎言有多真。

而是因为,相信谎言是真相的人,很多。多到,真假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虚的,自然就成了实的。假的,也就成了真的。

“人被人骗,比之人被物骗,总是要容易一些的。这还真是不假啊!”

诛邪洞内,梵白听着鬼夜叉说完最近的一些消息,有些感叹着说道。

旁边,弈倾天面色淡然,轻轻笑道:“因为人是活的,物是死的。”

他话音之中中气十足,哪里有着一副重伤垂死的模样?

活人,总是比死物想得多。

因为能够想得多,别人才能变着花样来骗你。

因为能够想得多,你自己的心,才不会保持着对待死物的那种纯粹。

所以,容易被骗!

鬼夜叉顿了顿,接过话题道:“现在,消息已经逐渐的传开了。最近,魔族对你的动作,怕是要消停一段时间了。”

在魔族之人眼中,无常形之毒,对于弈倾天等人来说,就是无解之毒。

弈倾天不解毒,还好。一旦解毒,结局惨败,不是理所当然之事吗?

对于这点,他们丝毫不会有所怀疑!

“我们有时间,开始准备准备了。”

“对了!按照时间推算,鬼绝,今日应该就能从罗刹鬼宫赶回来了。”鬼夜叉想到了什么,接着强调了一句。

弈倾天面色一喜。梵白问道:“墨香木快到了?”

“嗯!”鬼夜叉点点头。

梵白提及的四种能够帮助炼化古佛心的存在,罗刹鬼宫,便是有着墨香木。

鬼夜叉本人分不开身,之前,便是让鬼绝回罗刹鬼宫去取了。

有魔佛梵白的信物,谁去取,其实都是一样的。

有着罗刹鬼宫名头的威慑,再加上,鬼绝身为鬼宫的公子,在西剑域这片地界,还没谁,敢轻易的招惹他。鬼夜叉也放心。

“小子,你现在活命的几率,又是能够大上几分了。”

梵白看了弈倾天一眼,又看了一眼沉睡中的神无情一眼,随即,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动,沉默起来,气氛逐渐有些沉寂。

鬼夜叉察觉到气氛变化,身子一动,便是悄无声息地退开,没入上方的火焰,不见了人影。

等到鬼夜叉离开半响之后,梵白才率先打破沉默,看着弈倾天道:“怎么?你有话想对我说?”

弈倾天神色有些犹豫,静了静,才淡淡地问道:“她有什么不对吗?”

她?

虽然弈倾天没指名道姓,梵白却是知道对方说的是谁。

“按理说,你和她相处的时间,比之我和她的一面之缘,要长上许多。你对她的了解,不是应该更加透彻吗?你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梵白目光静静地落在弈倾天身上。

弈倾天目光一瞬不瞬地对视着梵白,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你比我,紧张······”

“我比你紧张?”梵白皱眉。

“解毒的时候,你比我,来得要紧张!”弈倾天加了一句。

梵白一笑:“你怎么看出来我比你紧张的?”

弈倾天淡淡说道:“在解毒的前期中期阶段,你的精神力输入,一直很平稳,没有多大的波动。这点,很正常!”

不是自己在意的人,对待起来,总是要显得有些随意,自然也就没了一些无所谓的紧张情绪。

“可是,在解毒的最后关键时刻,你输入我体内的精神力,却是有些波动起来。我能够感受到,你精神力中蕴含着的那股不平静。”

“你能告诉我,在解毒的关键时刻,为什么,你会有着这样的变化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