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小说:樱的圈套作者:歌野晶午更新时间:2019-05-21 08:54字数:141301

  “随便说说而已吧?”节子缩着脖子说。

  “今天可是认真的。”我深情地看着她。

  “你爱的女人是谁呀?”

  “在本人面前,好意思说出口吗?”

  “别拿我开玩笑了!谁会喜欢我这样的女人?疯子似的购物,傻子似的借钱,满脸皱纹还去卖身,还帮着蓬莱俱乐部杀人,我是人类的渣滓!”节子轻轻地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我喜欢上你的时候,不认为你是这样的女人。”

  “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了吧?”

  “一旦喜欢上了,就不会简单地讨厌。想想自己的恋爱史就会明白这个道理。”

  “你现在刚刚了解了我的一切,还能这么说,到了明天,你连我这张脸都不愿意想起。”节子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了解了你的一切以后,就更喜欢你了。”

  “算了吧,别耍弄我了!”

  “我喜欢充满活力的女人,你就充满了活力。”

  “别开玩笑了!”

  “你听我说,”我打了个手势制止住他,“你每天把什么想死啦,这辈子算完啦等等消极的话挂在嘴边上,实际上你生的愿望非常执着,你根本就不想死。你成为罪恶的帮凶,也是因为你选择了要活下去的道路,当然也是为了不给孩子们添麻烦。一个抛弃了人生信念的人,是不会考虑给孩子们添麻烦与否的问题的。也就是说,对于人生,你还没有绝望,你也不想绝望。欠下巨款,被蓬莱俱乐部剥夺自由,你的生活被搞得一塌糊涂,但是,你这个人并没有把希望扔掉。你总是在想,只要活下去,就会出现转机,所以你还顽强地活着。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你内心深处绝对是这么想的,你生存的愿望非常强烈。

  “我觉得我就是被你这种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的充满活力的性格吸引了。当然,不管你是多么的无可奈何,我都不能原谅你成为蓬莱俱乐部的帮凶,而且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把你带到警察局之前恨不得揍你一顿。但是,你犯的错误跟你活力四射的性格是两码事。人们经常运用喜欢好人,讨厌坏人的绝对观念来处

  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我绝对不这样做。美国著名棒球运动员彼得?罗斯涉嫌棒球赌博案被永远开除了,但他的4,256安打我绝对给予最高的评价。我永远忘不了他在日美棒球赛中的出色表演,那前扑滑垒,多漂亮!怎么能忘得了呢?那是1978年11月5号,在后乐园棒球场,第4局——算了,先不说这个了,总而言之,虽然你成了杀人帮凶,我也不会全面否定你的人格。”

  “听起来倒是挺顺耳的。”节子一会儿把头歪向左边,一会儿把头歪向右边。

  我点上一支烟:“信不信由你。”

  “谢谢你这么苦口婆心地鼓励我,不过,你这些话对于我来说仅仅是一种精神安慰而已,没有任何现实意义。我要是被警察抓起来,这一辈子就算完了。什么时候才能从监狱里出来?还能活着出来吗?”节子把脖子伸向我,挑衅似的说。

  “你别老是监狱监狱的,律师辩护得好的话,也许会判个暂缓执行,用不着进监狱。你这种情况,酌情量刑的余地是很大的。”

  “你不用让我期待这种不可能的事。”

  “就算进了监狱,只要你保持你的这种活力,人生就不会结束。”

  “漂亮话谁不会说!”

  节子的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但我还是不放弃,换了一个角度继续说服她,“阿清你还记得吧?芹泽清!”

  “就是那个跟你一起被绑起来的那个?”

  “对,就是那个秃头。你别看他那臭德行,他可是个在校高中生呢!这小子只念到中学毕业就不念书了,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60岁一退休就进了青山高中的夜校,念完高中还要考大学呢!可笑吧?就算他能考上东京大学又有什么意义?还能当上外交官吗?还能到电视台或银行去当高级职员吗?医生和律师虽然没有退休年龄的限制,难道他还能当上医生或律师吗?实际上,就算他能拿到毕业证书,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那么,他为什么还要考大学呢?为了提高文化教养?他有那么高的觉悟吗?换句话说,他是在里边找乐子。你又该说了,喂喂喂,要是找乐子的话,更轻松的选择不有的是吗?摆弄摆弄盆景啦,唱唱卡拉OK啦,钓钓鱼啦,干什么不行啊?干吗非要头上裹一条毛巾,玩儿命搞什么微积分哪?真是个大傻瓜!但是,我对阿清表示理解和支持。他的挑战没有任何功利性,帅!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文化!”

  节子点头称是。

  “绫乃,就是我妹妹,看电影、唱卡拉OK、游泳、出国旅行、跳弗拉门戈舞、弹大正琴,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昨天刚刚参加了黄昏恋联谊会,今天又要跟着孙女一起去参加杰尼斯组织的少年运动会了。68岁的人了,参加什么少年运动会!我想劝她不要去,免得叫人家讨厌,但话到嘴边没说出来,她愿意参加就叫她去吧。年轻的时候国家穷个人也穷,每天为了吃饱肚子已经竭尽全力了,哪有时间玩儿啊。现在是也有时间也有钱,补补年轻的时候留下的遗憾嘛!所以不管她参加什么活动我都表示支持。最近她又要学花样游泳,大概是因为听说横滨有一位70岁的啦啦队员吧,她也要挑战年龄极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不过,我也打算学跳芭蕾舞呢!”

  “你登台演出的时候我一定去看。”节子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也是,又当临时电影演员,又当电脑教师,又当自行车存车处的保安,每天都很忙。其实我根本就用不着去工作了,我退休时拿了一大笔退职金,又有养老金,而且一直单身,也有些积蓄,住房也有,就是这个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家。可是,我还要去工作,因为我想看看外边的世界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我甚至还想当巨人队的教练,当国会议员,还想参加宇宙开发事业团,到空间站当一名常驻宇宙的宇航员呢!

  “怎么?你笑了?我可不是在开玩笑,能不能实现,不去尝试一下是不知道的。只用脑子想想就下结论的家伙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不断挑战。我当临时电影演员,只能得到一个盒饭的报酬,但我每天都在做着进军好莱坞的梦。原美国参议员约翰?格林※登上航天飞机的时候是77岁,我比他年轻多了!还有,我要看看我留的长发到底能长多长……”

  我还想说,我还想有可以唤起我的激情的邂逅,还想拥抱更多的美女……不过没有好意思说出口。

  “总而言之我想说的就是,最重要的是精神,只要你想干,年龄是没有关系的。你本来就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人,只要不丧失这点精神,不管以后会碰到什么逆境,你都不会悲观失望。你总是说老了老了,你知道你到底多大了吗?69?”

  “已经70了。”

  “你知道现在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是多少吗?85岁哪!到85岁还有多少年?15年哪!15年的人生,你打算轻易抛弃吗?你打算到死都过这种没有灵魂只剩下一副躯壳的日子吗?也许你还不想再活下去了,那怎么办?还去自杀?15年哪!15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从出生到上高中那么长的时间啊!就这么把它抛弃了?太可惜了吧?就算被判了刑进了监狱,难道就没有零头可找了吗?”

  “可是……”

  “你的可是太多了。”

  “你说的这些话我都明白,我打心眼儿里感谢你,可是,一旦被警察抓了起来,一切就全完了。从那个时候起再让我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难哪!”节子双肩下垂,一副丧气的样子。

  她的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人上了岁数以后,衰老得最厉害的不是体力也不是智力,而是心力。但是,我不能就此罢休,我要继续说服她。

  “你怎么这么笨哪!你也不好好想想,我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劲苦口婆心地劝你呢?动动脑子不行啊?我的意思是想帮你啊!”

  节子歪着头看着我。

  “你还要我说多明白呀?只要你愿意鼓起生活的勇气,肯定会有人帮助你的!这个人就是我!”说出来的话想收可就收不回来了,不过这确实是我此刻的心情。

  节子惊讶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但分明是想说什么。

  “不许说可是!”我用手指着她的脸警告说,“我跟你的约定还没有兑现呢。”

  “约定?”

  “我说过,你的借款我负责帮你解决!”

  “那是你听了我编造的谎言才那么说的吧?我借钱的真正原因一点都不美好。”

  “真正原因是什么并不重要,你有欠款是事实吧?”我又帅了一把。

  “你哪有那么多时间管我的事?你可是要进军好莱坞,要上太空的呀!”节子说是这么说,但一直阴着天脸明显放晴了。

  “叫我感到快乐的事情当然要先做啦!”

  “你现在已经不是说这种轻松话的年龄了吧?”

  “喂喂喂!我才70嘛!”我掐灭香烟站了起来。

  “还差两个月就71了,等不到娶我做新娘,你的人生就结束了。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是多少来着?”

  “78。”

  “只有7年了,是我的一半。”

  “你懂不懂平均寿命是什么意思啊?那意思是有比78活得短的,也有比78活得长的。我才不打算再活7年就死呢!有这么一个数据,日本男性一旦活到65岁,可以再活18年,当然这也是平均数,即便是按平均数计算,我也可以活到83岁,不输给约翰?格林!”我边说边从桌子和椅子之间的缝隙中走出来。

  “那个人是特殊人物嘛。”

  “我也是特殊人物。我至少还可以再活20年!如果不能再活20年,我想做的事情就做不完了。像我这种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不会简单地衰老和死亡的!”

  节子说:“这个嘛,你这个人从来都是拣好听的说。”

  “你这种消极的考虑问题的方式很有问题,为什么我就不能是特殊人物呢?谁定的规矩?是不是特殊人物,不活下去试试怎么会知道?跟优秀人物一比,马上就认为自己无法跟人家匹敌,等于说还没上阵较量就先认输了。只有相信自己的可能性的人,才有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的资格。我只要活一天,就要凡事做做看,哪怕知道明天就得死,今天该做的事情我也要一丝不苟地做。你呢,也不要随随便便地放弃人生。如果你真想放弃的话,等我死了再放弃也不算晚嘛?在我死之前,跟我一起愉快的度过余生吧!”

  我一边说一边绕过桌子,在节子的身边坐下,把手搭在她的背上。我又说出一个很难再收回的诺言。

  节子没有回避,还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我的另一只手摸到她的手,十个手指头绞缠在一起。香皂和化妆品的味道,还有她身上的特有的味道,混合着钻进我的鼻孔。

  “最近见过樱花树吗?”我轻声问道。

  “没有。”她的声音伴随着轻轻的震动传到我身上来,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可不是嘛,樱花开过之后,樱花树就被人们遗忘了。5月,樱花树长出绿叶,那以后她也一直活着,现在正是长满了茂密的绿叶的季节,再过一段时间,就该变成红叶了。”

  “红叶?”

  “对!人们都不知道樱花树可以变成红叶。”

  “红的?”

  “有红的,也有黄的。没有枫树和银杏树那么鲜艳,是一种比较沉稳的颜色,谁也不会注意到她。可是,你想想春天赏樱花的时候,日本有多少樱花树下聚集着赏樱花的人们啊,樱花树得到了人们多少赞誉啊!然而樱花一落,人们就完全忽视了她的存在。如果是因为她的颜色不好而贬低她也还有情可原,可就连她可以变成红叶这一事实都不知道,这不是太过分了吗?你也是这样对待樱花树的,亏你的名字还叫樱呢!”

  “不,我叫节子。”

  我笑了,“是吗?我们虽然活了70多岁了,但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在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里边,也许隐藏着很多适合我们做的事和爱好,连这些都还不知道就死掉,你觉得划算吗?反正我是不干!”

  节子在我的臂弯里默默地点了点头。

  在明智侦探事务所当侦探的时候,我是盛开的樱花。那时候的我,清浊不分,看到世上的任何事情,眼睛都会兴奋得亮起来。正因为这样,我才不顾后果,闯进了黑社会。

  江幡京死后,我辞掉了明智侦探事务所的工作。那时候我特别讨厌我自己。一个连别人的心都理解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当侦探!我回到白金台的家里,当了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

  我一心钻研技术,设计开发了数不清的产品,虽然高中毕业的学历并没有限制了我的升迁,但是,为了公司贡献了自己的全部力量,自己却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最后连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都不知道了,世上的人们称之为“长大成人”了。

  然而,我的热情并没有消失,只是暂时被封存起来而已。退休以后,当我考虑应该在余下的生命中做些什么的时候,愉快的心情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摆脱了公司的束缚,1天24小时,1年365天,完全由我自己支配,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我好像回到了20岁。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想干的事情多得叫我眩晕。

  我常想,20岁的我跟70岁的我到底有什么不同呢?

  当然,肉体上的变化是很大的。脸上手上布满了皱纹,失去了光泽,皮肤败给了地心引力而明显下垂。头发又干又硬,没有弹性,白头发太多,不染的话简直见不得人。看报纸离不开老花镜,电视声音开小了听不清楚,记忆力也大不如前。虽然每天锻炼身体,但那次被村越摔了一下就造成骨裂性骨折,我的确不能不服老了。

  可是,20岁的我和70岁的我,同样为巨人队的胜败有喜有忧,同样不服输,同样好虚荣,同样喜欢开车,同样喜欢借酒浇愁。追求女人的时候同样心跳加快,单独在一起就想拥抱接吻,这也跟20岁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壮阳药我是绝对不用的。

  20岁的时候我当过侦探,70岁了我也当侦探。同样步履轻盈,同样为发现新情况而情绪高涨,而且最终克服重重障碍获得成功,也许我还真的适合当侦探。在刚才的几次沉默中,我曾想象着自己在警察面前那活跃的样子,甚至为此感到兴奋。

  樱花真的凋零了吗?不,她在我的心中依然盛开着。我感谢双亲给了我这么健壮的身体。

  “女人也是。”

  “什么?”

  “20岁的时候认为恋爱是年轻人的专利。”

  “对对对,顶多到30岁。”

  “现在你还这么认为吗?”我跟节子拉开一点距离,看着她的脸问道。

  她歪着头想了想,羞怯地垂下眼帘,轻轻地摇摇头:“不了。”

  我抚摸她的头发,然后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您如果只想在樱花盛开的时候赏赏花,快活一番,热闹一场,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一生当中也有这种季节。

  您要是不想看叶子,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但是,我知道,樱花树现在还活着。她那已经开始变红,变黄的叶子,即使在瑟瑟秋风中,也不是那么容易掉落的。

  ※约翰?格林(JohnGlenn),美国著名宇航员,当过美国参议员。1962年他成为环绕地球飞行的第一位美国人。1998年10月29日,77岁高龄的约翰?格林穿上宇航服,乘航天飞机上天并成功返回地球,成为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年龄最大的太空人。(译者注)

  人生的黄金时代藏在未来的老年里,而不藏在过去的青春和天真的时期里。

  ——林语堂

  全文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